月新百合

热爱骨科的强迫症and选择恐惧症人士,括弧永远站冷cp

萧何视角
萧邦向

闻您出征,蛟龙不于城。
国后代理朝政,我等静候王归。
或听旁语,功臣将反。
宁错杀万人,不放过一个。
犹记紫发戾瞳,俯身言道:
生与死,择其一。
臣初心未变,愿巩江山不朽。
为您君临天下,在所不惜。
红瓦白墙,长乐宫中。
凤仪亲见,其苦笑不悔。
绿竹染瑰色,天香褪旧容。
心知被您所厌,被后人所唾。
亡魂或恨于吾,军师曾谈对错与否。
待宫门敞开,无凯旋之喜,也无悲愤之情。
戎装不及换长袍,未拭敌血,只听得步凄凉。
长剑落,心弦乱。
王者范黯淡,天子身微颤。
上前膝单跪,吻落唇点手背。
您为何这般神情?现今无人可夺这宝座!
臣忠心,即臣真心。
“欢迎回来,我的王。”

他素爱弹琴,而那人偏偏又爱听。
“日日听瑜弹这一曲,主公也不嫌烦?”他常如此打趣他。
“吾有公瑾足矣,怎会厌?”然每时他便亲吻他的长发。
后天下三分,他帐中献计,同他对饮。
“主公可有对策?”“对策是无,倒想三愿。”
“不知是哪三愿?”“一愿夺得天下,二愿天下太平。”
“三愿民生安好?”“……”他摇头笑笑,未说续言。
某夜惊醒,他孤身远行,只因明日是故人亡期。
“公瑾这是欲往何处?”他叫住他,脸色惨白。
“先主……对瑜有恩。”那晚的月光,格外好看。
多年以前,他仍爱弹琴,只是那人,偏偏无法再听。
“你真是同他的性子一般。”他轻触石碑,他双眸紧闭。
“来世莫再把瑜认成女子了。”
这座高墙,名为生死两隔。
上头写着,孙伯符之墓。
“你可知孙仲谋并非孙伯符。”他的话语,落寞至极。
“你可知周瑜并非周公瑾。”他的笑容,万分凄清。
赤壁那战,是胜。失掉的,是你。
“三愿那日的火,烧去所爱之人的往事及回忆。”
若我死后替他化作一阵东风,是否能在你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?
“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

“君主,君主……”
是谁?
“信不能看您一统天下了。”
重言?你说什么?我听不清。
“君主,信……”
重言?
“臣难以担当重任……”
子房?怎么突然说这话?
“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实是虚赞。”
子房……
“陛下莫怪臣。”
丞相何出此言?
“您仍是当年萧某认识的‘刘季’。”
萧何?
“阿季,你还记得我吗?”
皇后?不……吕雉?
“你负了我。”
……
全没了。
“无论你是谁,结局都不会改变。”
END